不寻而觅

普通的出久迷妹。

【胜出】也许爱情



*巨型ooc预警





泛着酸涩的风轻柔地拨开风铃和树枝。你还记得吗,我们的约定。


甜腻的樱花色簌簌地从树上落下。


也许你早就忘却了,也许我本就没有强行要求你遵守约定的权利。当放了手,手上就不会再有彼此的温度了。挽不住的过往,挽不住的物是人非,含着笑意轻轻点头的时候,空气中氤氲着的密布的尴尬,是我们所不熟知的。


“嗨,小胜。”
你声音变的茫然而沙哑,再不复从前的清脆。你迟疑了,仿佛在见一个擦肩一面的陌生人。也或者只有在深爱的人面前,我才会有这种伤春悲秋的风月情趣。可是,我们只有三月没见。


可能这就注定了那一刻我看到你牵着他的手,在我的两三步前走着,手上提着的透明塑料袋里是新鲜的蔬菜。
是有翠绿色的西兰花的,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你心中有着我冷笑着嘲讽“你 吃 你 自 己”的那段消息记录,不论经历过几个人他们也不会有我明白你在吃西兰花时氤氲的笑意究竟都含有什么。


“这位是...?”


“我的新同事。轰焦冻。”
你尴尬的松了手,眼下里是一片的慌乱。真是奇怪,并没有绿云罩顶的不适感,只是看到骨节分明的手,瘦小的脸,小了一圈的腰,看来你最近没好好吃东西,也经常熬夜。
嗯。其实轰焦冻我认识的。高中同学不至于忘得这么干净。


“嗯。”我的眼中晦暗不明。


现在在你身边的不再是我了,相交线相交过后注定渐行渐远的命运,你我也注定不会有更多的关系,你的人生与我的相交便到此为止了。
而以后你新的快乐,藏在心底的秘密,不愿意背离的梦想,也注定不会有我什么事。


是我没有照顾好你,我没有发火的资格。我本应该好好谢谢他照顾你的。

只是这该死的樱花衬得你们真像一对璧人。


你无言,带着他转身走了。


爆豪胜己没有任何立场谴责你,没有。
同样,他也没有立场留下你。
一拳擂向了墙壁。

-------------------------


其实,已经分不清究竟是谁先推开的谁了,但肯定是两厢不在意的产物。

欸,你究竟有没有喜欢过我呢,废久。

还是说,我只是一个你所“追随的对象”,像欧鲁迈特一样在你的心中神圣却遥远。

告诉我你在意我啊。不要让我一个人猜啊。

借口工作忙碌,借口疲惫劳累,以为对方总会这样等下去,以为你永远会对我热情似火忠贞不贰。一厢情愿总是难过的,当聊天以我为始以我为止,当知无不言变成寥寥数语,当你我再也背离曾经的圈子,当攒满了失望,风带着你对我的感情离开了,也带着你永远地去了。


这不是什么稀奇事。


我永远不会后悔和你在一起的过去,我承认我真的很开心。可是当我在许久不用的日记本上写下很多你的名字,当我对专制义愤填膺,当最需要倾诉的时候,我痛苦不已孤立无援的时候,亲爱的,你在哪里呢。

如果你爱我,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于是我也放下了,当我心情愉快的时候,我也许会和你说两句话。但更多的时候我对着空白的对话框一言不发,打了很多字之后突然全部删除,我在等,等你主动联系我,等你与我展开深刻的交谈。等你理解我,等你需要我。


你不懂我的脆弱,其实你能够很轻易的割开所有的痛楚,只有你能做到最轻易的伤害我。
我不喜欢你吗。
你这么好怎么可能不喜欢。



当年我们一起回家的时候,我走在前面,你走在后面,隔着一段距离远远地跟着,我却也经常回头看一看你,有没有摔倒,有没有难过,有没有依然用你亮晶晶的眼睛直勾勾看着我。
给我一点希望吧,或者就这么分开也好。


----------

转折来的毫无预兆。
手机一震看到来自备注为“deku:)世界上最厉害的英雄”的联系人的消息。
如果是分手呢。颤抖的手迟迟不敢点开。
如果还有挽回余地我一定把你追回来。
如果没有,我。
炸了轰焦冻他家。
:)


“小胜,我们是假扮的。”
一番酸倒牙的自白过后爆豪胜己看到这一条彻底傻掉了。
还有一点雀跃。
还有一点恼怒。
!!!
看来刚刚的啤酒是白买了。
不过挺高兴的。


“事务所一定要这样的没办法啊没办法。因为要出任务不能打草惊蛇啊…”
!明年你就签我们事务所来吧。什么破事务所活该倒闭。

垃圾安德瓦万年老二。
哼他儿子万年老三。

“你不应该在那活动的为什么会出现呢。
明明还特意查过。”
傻子。deku....!

“怎么办你不会真生气了吧...!!!”
有点。


拿出手机赶紧打字不然要被他震没电。
“分手就分手。我早都不在乎你了。”
这也太矫情了。打完字后0.1秒内就迅速删掉。

“怎么又不好好吃饭。”
不行这个也不能发感觉发过去他又会多想。删掉。

“晚上我做猪排饭要来吃么。”
嗯,看来啤酒有用了。

手机又是一震。
“好啊好啊好啊!!!”
嘁,明明那么沉稳一个人谈了恋爱以后这么毛躁慌张。

爆豪胜己蹲下身从冰箱里拿出来一早就买好的食材放在案板上。

--------------------


结果到了八点才姗姗来迟。

绿谷出久满怀歉意地坐在了爆豪胜己对面,饭桌中间还插着两朵已经有点蔫了的玫瑰。

爆豪胜己强压下怒火“你平常都这个点才吃饭吗。”

飞快地吞咽下刚刚又热了一遍的食物说话含糊不清说出的话也非常糊弄“啊没有,平常忙到晚了也不吃的。”

“今天真是麻烦你了其实和平时一样吃荞麦面就行了。”

荞麦面???
轰焦冻???
划过的狐疑愈来愈深,绿谷出久不由得语速加快了,声音也更加含混不清。

“啊不是我们就是一起吃饭而已。”


“嘁,这么急忙解释什么呀。我又没有。”爆豪胜己突然压低了声音“吃醋。”“快吃吧你。”


“小胜你还说呢你还不是只会和切岛同学一起去酒吧。”
按耐下醋味绿谷出久揶揄地看了一眼爆豪胜己却被一个暴栗弹了回来。

“好吃!!!”傻笑着避开了充满酸气的话题。“感觉缺的一点什么。”


“小胜你没放辣椒粉?”


“你不是不喜欢吗。”


“可是已经习惯了小胜的口味啊。”


好心被怼回来闷闷的不舒服的爆豪胜己下一句却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从很久以前就是这样了,非你不可,才会努力去适应和接纳你。如果不是小胜,更不可能是旁人了。喜欢你的心情是不一样的。”

咔酱的发音听起来真顺耳,这样想着,语气却被爆豪胜己换得超凶。甜腻腻的心情浮在喉咙里,伴随着心跳突突突似乎要蹦出来。
“噫,小胜脸红了。”

别过头去“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接下来只剩下咀嚼的声音。

“那个,”爆豪胜己有些不好意思,他可能和别人家的男朋友还有很大的差距。

“什么?”绿谷出久有点发懵。

“以后每天都来吃饭吧。”爆豪胜己眼底似乎有着温柔流过,这是绿谷出久所陌生的情感,却令他感到意外的舒适。

我不想失去你,请不要离我而去。

“好的。”
搂过爆豪胜己的脖子一个浅浅的吻印了上去。

我答应你。因为我爱你。





END


“那个,我还能不能和轰君吃荞麦面啊...”


“他想吃就带过来我给他做!你不许和他去!”


“哈哈哈小胜吃醋的样子真可爱呢。”


“你!!!!”



【胜出】别墅

别墅
短完 我流ooc 胜出only

晕染着今日夕阳的云朵像是一把尖利的刀精准的剖开了床边还在唱歌的八音盒水晶球里飞舞的雪花,巨大的落地窗前是一望无际的麦田。出久轻轻叹了一口气,将窗户打开。

这让他想起了第一次来这里的情景,也是在这里。
“喂,废久。”那个耀眼的少年向他伸出手,小小的戒指反射出黄色的样子照的他的脸亮堂堂的。“我可不是喜欢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说完不容置疑粗暴的将戒指套到他手上。
“名义上,你就是我的人了。”少年这样宣布着。
这可不太妙,他想,也许过一会就会舍不得走了,或者,又看到那个绿色头发的小子目光定住了,然后突然傻笑着抱住黄色头发的少年。

他拿起了床头柜上的照片,是两个少年人。黄头发的那个表情别扭的搂住绿色头发的那个,绿色头发的则是低头抿着嘴。他是在偷笑。绿谷出久这样笃定着。为什么可以那么幸福呢?现在想来真的是很疑惑。
绿谷出久拿出剪刀,将绿色头发的那个剪下来,原本的照片顷刻间少了一半而照片中的绿谷少年的表情顷刻阴暗了。背景巨大的别墅吞噬了那缺失带来的冷意。一口气塞进行李箱,像是做了如何重大的决定一样。但其实不是,这个决定一早就已经做好了。

“事情已经解决了。谢谢你,出久。”小胜笑着,仿佛是忘记了当初的那个约定一样。被叫出久的本人却此时有点局促。
紧接着一个九十度的躬让绿谷出久不知所措。
“谢谢你。”他又重复着。“我妈妈。”他停了停“光己真的很喜欢你。谢谢你这段日子以来的照顾。”
其实他做了什么呢。饭也做不好。家务几乎都是各种电子产品一手承包。而小胜呢,几乎整日在公司与医院之间奔波,根本没空回家,回家也只是接上他一起去医院。从始至终,也只是扮演了一个好儿婿的角色而已。
“哪天去把证件注销了吧。”
预料之中的答案,一早已经说好,怎么会心里还留有期待呢。

黄色大床上被子皱皱的,像是被咬了一口的奶油蛋糕或者童话书中张牙舞爪的怪兽。只不过
一点绿色芬达的污渍使整个被子显得脏兮兮的。
“洗不干净了。”出久有点可惜,不过还是换上了一早买好的新被单。和原来的一模一样,除了那块绿色的污渍。
真好。
像来时那样崭新。
心里却微微一痛,几乎要落下泪来。

在防盗门将要合上的0.1秒内,出久像是想起了什么,迅速地再次推开门,将洗衣机里洗的有点褶皱的衣服刨出来,轻柔地放进盆里。
“最后一次了。”他想。
晾晒好干净的衣物,他终于迈出了别墅。

别墅,别小胜。
似乎有一点诗意。
这终于没有开花的爱情,也终于掐死在这个深秋。